快捷搜索:  

“无声”的第一课:走出无声世界·绽放精彩人生

郑璇(我(wo)国首位聋人(ren)语言学博士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)

郭兴元(东京残奥会乒乓球男团TT4-TT5级冠军)

恒淼(北京手语研究会监事)

封铧(北京交通大学学生)

张博林(北京中医药大学学生)

扫码了解更多活动信息

编者按

9月25日国际聋人(ren)日之际,中国青年报社、中青校媒携手中国残疾人(ren)事业新闻(xinwen)宣传促进会、高顿教育,共同开启“‘无声’的(de)第一课”公益直播。活动邀请我(wo)国首位聋人(ren)语言学博士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郑璇,东京残奥会乒乓球男团TT4-TT5级冠军郭兴元,北京手语研究会监事恒淼讲述他(ta)们(men)的(de)追梦故事,并邀请听障大学生代表互动交流。“无声”的(de)世界里,看精彩绽放的(de)人(ren)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勇敢追梦,人(ren)生不设(she)限

郑璇(我(wo)国首位聋人(ren)语言学博士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)

大家看到我(wo)可能非常惊讶,我(wo)能说话,并且发音很清晰,看起来好(hao)像不是(shi)聋人(ren)。是(shi)的(de),我(wo)会四种语言:汉语、英语、中国手语和美国手语,但我(wo)确实是(shi)一位聋人(ren)。

两岁半那年,因为一场感冒发烧注射药物过量,我(wo)跌落到无声的(de)世界。当时我(wo)的(de)父母特别着急,到处寻医求药。我(wo)试过高压氧舱、气功、中医等。但神经性耳聋是(shi)绝症,目前在医学上无法治疗。我(wo)父母没有在痛苦当中沉溺太久,很快为我(wo)戴上了助听器,并对(dui)我(wo)进行家庭语言后天教育,一个词、一个句子地教我(wo)。慢慢地,我(wo)能开口说话了。

后来我(wo)进入普通学校读书,这对(dui)一个耳聋的(de)孩子非常辛苦。当时我(wo)们(men)的(de)老师还没有现在这样的(de)聋教育经验,也不知道班上如果有聋孩子,该怎么提供教学支持。我(wo)的(de)全部依靠就是(shi)我(wo)的(de)父母,他(ta)们(men)每天帮我(wo)复习功课,还要预习第二天的(de)课。我(wo)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写日记、写作文,二年级就在杂志发表文章。父母和老师沟通,让我(wo)坐在第一排中间的(de)位置,我(wo)通过看老师的(de)唇形去听懂老师的(de)话语,下课后借同学的(de)笔记学习。

后来我(wo)考上了武汉大学,就读于国家人(ren)文科学试验班,又考上了复旦大学博士,研究手语语言学。2009年我(wo)来到重庆师范大学,开启了我(wo)的(de)特殊教育生涯。作为聋人(ren)教师,我(wo)第一次走上讲台时,对(dui)自己的(de)手语是(shi)不自信的(de),我(wo)问孩子们(men)我(wo)的(de)手语你(ni)们(men)看得懂吗?他(ta)们(men)点头。他(ta)们(men)的(de)肯定给了我(wo)信心。我(wo)从那一刻起,我(wo)就把推进聋人(ren)无障碍沟通作为我(wo)毕生的(de)事业。

我(wo)还承担了大量的(de)社会服务(fuwu),我(wo)曾经是(shi)重庆市聋人(ren)协会的(de)主席,也曾经得到过“全国最美教师”等一系列的(de)荣誉,我(wo)知道这都是(shi)社会对(dui)我(wo)的(de)肯定。我(wo)还非常有幸通过孔子学院的(de)渠道,到美国的(de)一所聋校教美国孩子学习中国的(de)手语和中国的(de)文化。我(wo)教他(ta)们(men)非常多的(de)内容,比如做风筝、打太极拳、扭秧歌、炒蛋炒饭、泡中国茶,我(wo)传播着中国的(de)文化。

2020年我(wo)调到北京师范大学,承担通用手语教学和科研任务。我(wo)觉得手语真的(de)有太多的(de)事需要做,比如说聋校的(de)老师和学生之间存在着沟通障碍,一些手语翻译缺乏必要的(de)质量监控。这是(shi)我(wo)想改变的(de)现状,也是(shi)我(wo)今后的(de)努力方向,希望在这个前进的(de)过程中,我(wo)们(men)能够得到支持,联合社会各界的(de)朋友,我(wo)们(men)一起来做!

回顾我(wo)的(de)成长之路,刚开始,连我(wo)的(de)父母都不相信我(wo)能找到一个自食其力的(de)工作。从不被任何人(ren)看好(hao),到成为聋人(ren)博士、成为大学教师,成长之路上有艰辛也有鲜花绽放。我(wo)不是(shi)一个坚强的(de)人(ren),我(wo)也会被挫折打倒,但失败之后我(wo)可以重新站起来。所以我(wo)不坚强,但是(shi)我(wo)很坚韧。“勇敢追梦,人(ren)生不设(she)限”,这句话就是(shi)我(wo)想和大家分享的(de),也祝每一位听障朋友活出自己的(de)精彩人(ren)生。

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整理)

在残酷的(de)现实面前成为强者

郭兴元(东京残奥会乒乓球男团TT4-TT5级冠军)

1988年我(wo)出生在苏北的(de)一个小县城,一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,爸妈带着我(wo)到处求医问药。原本不富裕的(de)家庭,遭遇了更加沉重的(de)打击。9岁,我(wo)被县城的(de)“希望之家”学校接去读书,并在那里接受康复治疗。学校开设(she)了各种兴趣小组,当时完全出于兴趣,我(wo)报了乒乓球,就这样开始了我(wo)和乒乓球的(de)缘分。

当时我(wo)们(men)学校训练的(de)条件并不好(hao),训练馆就是(shi)在塑钢大棚里面摆几张球台。夏天棚内的(de)温度比外面还要高出几度,进入训练馆,静呆5分钟就流汗,手撞球台后,血水和汗水随着挥拍,洒在球台上,自己竟然没感觉到。等到了冬天,大棚和室外的(de)温度一样低,零下好(hao)几度。我(wo)腿部有残疾,血液循环本来就不好(hao),因此腿上多了几个冻疮,每天晚上睡觉都能疼醒。可是(shi),我(wo)坚持每天给自己多加两个小时的(de)训练时间(shijian)!

勤能补拙是(shi)良训。在江苏省残疾人(ren)运动会上,我(wo)包揽了3项冠军,拿到代表江苏省参加全国残疾人(ren)运动会的(de)资格,并最终拿到冠军。那年,我(wo)13岁,进入了国家队(dui),受到更专业、更系统的(de)训练,我(wo)的(de)技术也有了质的(de)改变。随后取得了“亚洲冠军,世界冠军,残奥会冠军……”

体育,带给我(wo)的(de)不仅仅是(shi)成功的(de)喜悦,更让我(wo)深刻理解了:自信、自强、自尊、自立。同学们(men),在残酷的(de)现实面前,我(wo)们(men)看似弱者,但当我(wo)们(men)努力抗争,爆发斗志与勇气,也可以成为强者!

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程思整理)

相信可能,梦想自会发光

恒淼(北京手语研究会监事)

4岁时的(de)一场高烧和一次错误用药,让我(wo)摘下助听器就完全听不到声音。但现实就是(shi)现实,再残酷也要去面对(dui)它(ta)、接受它(ta),而且要去改变它(ta)。我(wo)在北京市第一聋哑学校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,幸运的(de)是(shi),八年级时,学校选拔舞蹈演员参加市级残疾人(ren)舞蹈大赛,有舞蹈基础的(de)我(wo)被学校选为重点培养对(dui)象。经过北京市残联提供的(de)专业舞蹈培训,我(wo)参加了第三届全国残疾人(ren)艺术汇演比赛,还获得了一等奖。初中毕业后,我(wo)跟随中国残疾人(ren)艺术团赴韩国、泰国巡回演出。

演出一结束,我(wo)就开始认真地思考未来选择的(de)问题。我(wo)总觉得生活缺少了些什么。于是(shi)我(wo)没和父母商量,决定放弃艺术团,报名民办高中。其间,我(wo)自修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实用美术专科。后来电脑平面设(she)计兴起,我(wo)又报班学习。凭借所学,我(wo)找到了做3D效果图绘制的(de)岗位。

我(wo)的(de)孩子3岁时,我(wo)听说北京师范大学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要招聘聋人(ren),我(wo)二话没说就决定去面试。这成了我(wo)后半生的(de)转折点,也让我(wo)收获了一份理想中的(de)工作。我(wo)边工作边学习,主要做课题句法组研究工作,用软件进行分析标注等,并学习手语相关的(de)语言理论。

每个人(ren)的(de)路都是(shi)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(de),我(wo)们(men)或许有时会怀疑人(ren)生,但请不要因此而浪费了人(ren)生,去做自己想做的(de)事情,你(ni)会发现原来不可能发光的(de)梦想也会发起光来。

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整理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封铧(北京交通大学学生)

3岁时,我(wo)被诊断为双耳重度神经性耳聋,开始佩戴助听器,妈妈辞去工作陪我(wo)到康复训练营,简单的(de)汉字、词语、句子被妈妈做成一个个小卡片,而我(wo)每天面临着数以千计的(de)发音、求证、再发音。

后来我(wo)植入了人(ren)工耳蜗,这对(dui)听力帮助很大。由于获取知识的(de)方式单一,我(wo)爱上了阅读,阅读让我(wo)在小小的(de)一方空间里拥有广泛天地,家里的(de)小书架渐渐变成两个大书柜,这为我(wo)的(de)语言学习打下了基础。

3年的(de)初中我(wo)转了两次学,不断地适应新的(de)环境,还要适应独自一人(ren)在学校住宿。后来我(wo)考上了北京十一中,高三的(de)学业越来越重,我(wo)感到疲惫和迷茫,但我(wo)内心的(de)声音说不要放弃。高考那天,我(wo)没有太多紧张,我(wo)知道自己已经努力了太久,别人(ren)能做到的(de)我(wo)也能做到。终于在这个明媚的(de)夏季,我(wo)收到自己梦寐以求的(de)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整理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张博林(北京中医药大学学生)

我(wo)听力存在障碍,依靠人(ren)工耳蜗获取听力。小时候我(wo)觉得自己没什么不同,只是(shi)每天晚上摘下“小耳朵”后,对(dui)世界的(de)声音听而不闻。我(wo)甚至认为这是(shi)我(wo)的(de)特权。长大后我(wo)理解了我(wo)与其他(ta)人(ren)的(de)不同。我(wo)无法学游泳,因为游泳不能戴耳蜗;我(wo)也很难融入其他(ta)同学的(de)圈子,我(wo)听不清他(ta)们(men)在说什么,要拜托他(ta)们(men)重复再重复。

所幸我(wo)遇到一群爱我(wo)、也值得我(wo)爱的(de)人(ren)。老师一遍又一遍耐心地给我(wo)讲解每一个题目,同学们(men)也不厌其烦地把话重复讲给我(wo)听。高三时,我(wo)因为一些情况变得非常烦躁,不愿和其他(ta)人(ren)待在一起,老师了解我(wo)的(de)情况后,向学校单独申请了一间教室。那段时光让我(wo)冷静下来,认清自己、突破自我(wo),也完成成绩的(de)逆袭。

我(wo)们(men)失望时不必沮丧,因为总有人(ren)支持我(wo)们(men)、守候我(wo)们(men);也不要害怕犯错,错误是(shi)成长的(de)阶梯,让我(wo)们(men)一步一步成长。

(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 毕若旭整理)

来源:中国青年报

中国青年网;聋人;人文科学试验班;北京师范大学;中青网;语言理论;乒乓球;民办高中;同学;无声;听力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483人留言! 共有:483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